国手当志工(上)‧赵思韵走出羽球坛‧另类方式入京奥

浏览量:394 2020-06-26 点赞:112

国手当志工(上)‧赵思韵走出羽球坛‧另类方式入京奥自小即是羽球好手的赵思韵,后来终于如愿加入大马国家羽球队,并且积极朝着出征奥运的目标前进,然而事与愿违,她因练习过度而受伤,出征奥运的梦想因此破灭。过后,她主动退出国家队,甚至对体育心灰意冷,不想再与体育有任何瓜葛。但幸运之神不曾遗弃她,今年8月,她将代表大马到北京当奥运志工,让她参与奥运的梦想,得以另一种方式实现。现年24岁的赵思韵说,当时因为练习过度,两个膝盖因此受伤,必须进院动手术。出院后,她发现自己的表现大不如前,加上自己年纪已不小,经过一番争扎后,她决定退出国家体育队。“做出决定的那一刻真的很难受,体育人却失去体育,就等同失去一切。”思韵于1997年进入马六甲羽球学院,2002年加入国家羽球队,但两年后就退出国家队。同年11月,她被马大录取,唸的是体育科学系。“在退出国家队后,我在唸大学时也不想选和体育相关的科目,而想选读法律。不过,由于体育科学是在11月开课,而法律科系则是在隔年2月开课,所以我就在爸爸劝告下,先选体育科学,如果不想唸就转系,结果最后还是唸下去了。”进了大学后,有次教授不经意询问她是否有意在一个体育相关的研讨会上当义务抄写员,她毅然答应。因为这样的机缘巧合,她从此与志工结下不解之缘,也曾在课余时间到不少与体育相关的盛会当志工。当志工这段时间,让她意识到,原来除了比赛得奖外,她也可以通过另一管道来为体坛作出贡献。“以前眼光陕隘,总是认为只有通过比赛得奖才算是为体坛作出贡献。然而,当志工却让我理解到,原来还有另一种方式给予供献。”华语不好是挑战赵思韵并未受过正统的中文教育,但是,她相信这并不会成为她的障碍,相反是个挑战。因此,到京奥之前,她最迫切想要做好的就是将华语练好。在出发前,她正努力学习华语和勤“听”华语新闻,也常常看与体育相关的资讯,力求自己可以做好最充足的準备。“巧合的是,我们10个志工里头,就只有我一人中文不太行,但偏偏我就被分配单独在一个地点工作,其他人都是几个人一组在同一个地点服务。但我相信问题不大,因为我会讲华语,只是不太看得懂中文而已。”虽然10人当中她的年纪最轻,人生历练也比别人浅,但是她坚定地认为,运动员的身份会让她佔优势,而她也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做本分。她相信,只要尽力而为,船到桥头自然直。志工身份见证奥运赵思韵说,她因膝盖受伤而无缘代表大马赴京参加奥运比赛,所以改以志工身份见证奥运。她说,她相信本身因懂得多种语言而成为10名京奥志工中的其中一位。除了马来语、英语及华语,赵思韵也略懂葡萄牙语及法语。经历过在体坛上的起落,让思韵体会到,唯有永不放弃的心态,梦想才会有实现的一天。她认为,通往梦想的道路很多,此路若不通,不妨选择另一条交替路,只要一直坚定地走下去,终有一天会到达目的。体育世家以行动支持出生在体育世家的思韵,在家中排行老二,哥哥和妹妹甚至是父母都是体育健将,曾参加不少赛事。对于到奥运当志工,思韵获得了全家人的大力支持,父亲甚至还準备津贴她部份费用,惟被她拒绝,她坚持要靠自己兼职赚取这一笔开销费用。“因为我们大部分的开销都要自费,所以当我知道自己被选中时就开始存钱了。我有两份兼职,分别是个人教练和在体育公司工作,平时拿到薪金后都会买些东西,但是知道要去奥运后就控制自己了,赚的钱到目前为止应该够用。”当询及所做的一切是否值得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对她来说,当志工所得到的满足感、友情和经验,都是钱买不到的。“虽然有时真的会感得很累,但是休息过后就会恢复状态了。”她表示未来当志工也会把目标放在运动领域,因为体坛一直是她想贡献的地方。然而,基于金钱问题,她目前尚未考虑把志工当成事业。在京奥参加毕业礼自10岁起就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并夺过不下百个奖项的赵思韵,为了一圆奥运梦而必须错过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但她却开心地表示,她的毕业典礼将在北京举行,因而显得更意义非凡。“毕业典礼是在8月10日,我会在北京进行,因为我已经决定带我哥的四方帽和文凭套,在那里拍照,这样更有意义,哈哈!”她坦承,在获知毕业典礼的举行日期与奥运撞期后,她的确曾为此而犹豫不绝,“但是一想到参与奥运的机会也许一生人只有一次,所以便不顾一切地选择了奥运,至于毕业典礼,我已经準备继续唸硕士学位,到时也会有一场毕业典礼的。”/报导:何欣瑜‧2008.08.04

图文推荐